首页 > 文萃 > 淡水鱼 > 正文

走进樱桃公主的王国
2014-11-19 00:01:1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完成这篇翻译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由泛读,精译,成篇而就。从不同的文字间的确感受到这这种名为公主的慈鲷的确名如其鱼。今年6月青岛行有幸见到8条成年樱桃,当时因为造流光线等因素缩鳍中,但能观察到此鱼十分小心谨慎连吃东西都是小心翼翼宛如真正的美女。

 

作(译)者:桃花主唱

译者序言:

完成这篇翻译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由泛读,精译,成篇而就。从不同的文字间的确感受到这这种名为公主的慈鲷的确名如其鱼。今年6月青岛行有幸见到8条成年樱桃,当时因为造流光线等因素缩鳍中,但能观察到此鱼十分小心谨慎连吃东西都是小心翼翼宛如真正的美女。体色亮银色,却比一般底漆更加精细,带着个紫蓝色的小嘴十分惹人心疼。可以想象得出科学家在坦湖深处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红色闪电是怎样一种激动的心情。

感谢吞天冥蝎在翻译过程中的耐心指导以及材料供给。未经本人许可谢绝转载,注重知识产权保护。谢谢!

第一篇

樱桃公主无疑是近几年内坦湖最大的发现之一,从第一个个体被带出水面开始,人们就开始讨论到底把它当做一个新的鱼种还是现有发现鱼种的地域变种。Heinz Büscher对樱桃公主现有的个体进行仔细观察,表明樱桃公主的形态学特征和Max Poll 在他对Xenotilapia nigrolabiat的描述中给出的特征相符。虽然当比较Poll对这种鱼体色的描述和“樱桃公主“中的体色描述(Andersen 2007)出现些许不同之处。Poll 没有提到背鳍和尾鳍上有显眼的红色,同时描述它的嘴唇是黑色的而不是深蓝色。此外,他描述雌性个体的体色不那么艳丽,仅仅在各鳍上表现出模糊的纹理,这些都和“樱桃公主“中雌鱼的描述不相符合。在一项对非洲Tervuren, Belgium博物馆展出的所有Xenotilapia nigrolabiata 个体包括那些用在型系列中的个体进行的调查,该调研表明所有的个体很大程度上背鳍都有红褐的体色表现,这和“樱桃公主“中提出的相符合。嘴唇上的蓝色仍然在很多个体上有所表现,同时因为深蓝色在饲养过程中逐渐变成了黑色,所以当饲养的个体还活着时说它有深蓝色的上嘴唇是可信的。雌性暗淡的体色并不是很明显,因为和雄鱼的体型差不多雌鱼它们的颜色也相近。那些出现在Poll的原始描述和型系列实际上表现出来的差异看起来很奇。也有可能Poll从未见过刚被抓住的个体,只是见过最近被饲养的樱桃公主。这个研究的结论是因此樱桃公主确实是Xenotilapia nigrolabiata的一种地域变种就像Büscher.首次猜测的那样(Andersen 2007)。

第二篇

很少有坦湖慈鲷会像“樱桃公主”一样因为它的发现而引起一时轰动。自从它2001年在湖的深处被发现,那绚丽的颜色和细腻的外表吸引了很多慈鲷饲养者。

描述  雄性“樱桃公主”体长可达13cm,雌性略小,最长可达11cm。它们身体修长拥有一条长尾鳍,背部轮廓成弧线,但腹鳍几乎笔直。基本体色呈银灰,背鳍以下带有紫色调逐渐转为淡绿。透明呈深叉状的尾鳍上端有红色条纹,下端红边镶白色亚缘。不过大多数在成年公鱼身上比较显著。它们眼睛很大长在头部较高处。

背鳍有黄色宽边,前面三分之一装饰着一个黄色大斑点。;两条白色斜线划过背鳍,其中一条有带有边缘纹的特点,从第六根鳍骨开始蔓延到鱼鳍的最后部分,另外一条穿过前面部分蔓延到背鳍中间。根据光线,这些白线会闪烁这荧光绿,蓝或紫,红色椭圆形斑点陈列于鳍的中部,根据年龄,性别和鱼的情绪,它会变成一条红色的宽带。臀鳍透明有黄边和一条较窄得青白色亚缘。腹鳍通常透明,虽然有些成年雄性个体会有些许红色斑点。胸鳍长而透明,又是能长至臀鳍或者甚至超过它。上嘴唇有非常明显的蓝色,也是在其他深水X属的鱼上常见的特征。

二态性和二色表现相对不明显,但当在区分性别时仍有一些特征可佐证。除了最大体长不一样以为,雌性的头更小更圆,并由一个相对短的尾柄,雄性表现出的体色和雌性一致,不过并不狠明显,背鳍上的红点更小更分明,臀鳍上的黄边更窄,同时尾部的红色斑点相对不明显。幼年个体很难区分公母,不过公鱼的背鳍上有红色小点,臀鳍有黄色宽条纹。公鱼这些特征比母鱼更早显现。

“樱桃公主”:Xenotilapia nigrolabiata的一个地域变体 Poll 1951?

“樱桃公主“的发现被认为是一个新鱼种,因为在此之前从未有这样外表的鱼出口过。一些关于它是否能成为一个已被描述过鱼种的变体的猜测迅速诞生。X. longispinis和X. caudafasciata是最早的提议。2004年,Heniz H. Buscher 观察了已有的”樱桃公主“标本,表明说它有很多形态特征和Max Poll最早对X.n 的叙述一致:最大体长,修长尾柄,深叉的尾鳍,剧烈减少的下侧线,沿着中侧线有一定数量的鳞片,背鳍和臀鳍上有一些放射状的线条,第一个腮弓下半部分上腮骨的数量也是相等的。他提议说“樱桃公主很有可能是X.n的一种变体(Buscher,in Loose,2004)。其他符合的特征也可以增加到Buscher列出的证据里:胸部的三排鳞片和很长的胸鳍。

一个清晰的例子也许说,不过“樱桃公主”有一些特征(比如颜色)是X.N不完全具备的。Poll没有提到背鳍和尾鳍上明显的红色。(樱桃公主的标志)描述尾鳍的颜色为weiser,背鳍和臀鳍有橘色条纹镶着模糊的银灰色。他也声称雌性个体体色相对暗淡,背鳍仅显示一些色的痕迹和灰色条纹。尾鳍很少有这样的颜色和花纹。Poll手上的标本颜色似乎和以上描述的不同,比如这些雌性“樱桃公主”和雄性很像,仅仅非常细微地略逊于雄性。另外,“樱桃公主”有一张非常明显的深蓝色上唇,但X.n被描述有一张黑色的上唇。
X.n模式组所用到的标本是从湖中许多地点采集来的。然而并不是最南边樱桃公主唯一发现的地方,至今为止,所谓的对种,或者姐妹种,有着非常相似的外部形态,这在Ectodini族群中非常常见。通常表现为独有的南北分布,例如彩衣,红金珍珠,孔雀眼,北部孔雀眼,白燕尾提灯和蓝底提灯,条纹型蓝星珍珠,斑点型蓝星珍珠。是否可能X.N和樱桃公主是两种非常相似而又独立的个体?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进一步推究Bucher的提议,我参观了非洲Belgium和Tervuren的博物馆(MRAC,中非皇家博物馆),在那里我仔细观察了他们采集的X.N个体包括用于各种陈列标本。所发现的会帮助我解决难题。同位于刚果共和国Moba湾,Tembwe湾,Burton湾,Kavimvira产出个体的背鳍都表现为白色的宽带挟带一个宽的空白或者红褐色条纹。在这条宽带的下方,另一条稍窄得白条纹斜斜地由前端划到鱼鳍的中部。也研究了来自Usumbura(现在是Bujumbura),Burundi的个体。它们呈现出于刚果个体相同的色彩,虽然前者的红褐色名不那么明显。也观察了来自坦桑尼亚三个地域型,分别是Malagarasi River,Karema和代表地域Msamba。产自Mala的个体和刚果彩色的外表相似,然而Karema的个体并不那么艳丽,不过仍然有明显的红棕色。Msamba的原始标本,同样地表现出并不明显的红褐色,虽然黄色和橘色痕迹明显;这些黄色和橘色的痕迹也不同程度地能在别的个体上能见到。比如那些来自Tmbewe和kavimvira的。所有研究的个体尾鳍上下端有不同程度地表现出红色花纹。

完全成熟的公鱼能以此轻易辨别,但较小的公母个体没有显示太多的变化,全都表现出雷同的颜色。顾名思义的黑上唇存在于所有个体。值得注意的是在保存时深蓝色会典型地变成黑色(Jos,Snoeks,pers)同时在所有地域个体身上可以发现上唇蓝色的标记。

在描述X.N特点时出现了一些不一致,那些不一致事实上表现在模式组上:没有提到背鳍上的红褐色,在大多数采集点抓到的鱼无论公母都很明显,或者围棋上呈现的花纹;只有少数标本有显现(模糊地)黄色或橘色条纹。Poll描述的说母鱼柔和的颜色是唯一显现出来的的斑纹的痕迹,但并不明显;母鱼在种群里的数量颜色样式种类都和公鱼一样。Poll提到在抓捕活动期间他很难分清后来所描述为X.N的标本和X.ornatipinnis(是多年以后第一次发布的描述)。不过这看起来奇特的是他描述的标本有黑唇,但50年后蓝唇的迹象还是可见的。很有可能的是Poll实际上从来没见过活捉的个体,仅仅看到过新保存的,即使它背认为是最早的捕捉者。

以上所提到在所研究个体上发现的缤纷体色和樱桃公主的体色一致;只有樱桃公主的背鳍有橘色或黄色,而在提到对X.N的描述中并不十分明显,有可能在多年收藏后变得暗淡。因此,我的结论是樱桃公主确实是X.N的变体,如Bucher建议的这些少数存在于坦湖的群体从背鳍上的颜色来区分不同。有趣的是,Koning已经发布了一张从kipili,坦桑尼亚所抓到的樱桃公主的照片,它的背鳍上并没有红色(koning,1998)。这个群体看起来与用于模式组的标本相比和Poll最早描述的更为相近。

坦干依喀湖中的观察  

现在有一个特殊的视角,让我们离开灰蒙蒙的抓捕架,潜水到坦湖表面干净的水下和Evert Van Ammelroory一起下到它那幽深黑暗而又神秘的水域去。

“2001年,我和一个朋友在Chituta湾,水下40m处,我以前潜下去过很多次为了观察泥质栖息的慈鲷,比如波马西珍珠,绿木,荧光绿珍珠和Triglachromis ototstigma。我们忙于喂这些有趣的鱼种拍照,发现一种可能存在的Lamprologine属慈鲷并为它采集了图像,当我们突然看见了一只红铜色的X属慈鲷,我们看了看鱼又四目相对,然后迅速得知我们见到了真正特别的东西!我记得水下真正的“叹息”。不能给这种神秘的鱼拍照,因为他迅速消失在泥雾中再也不见了。我来到水面感到狂喜。从这次令人窒息的经历之后我们接下来的考察一直集中在Chituta潜水。

而后的一个晚上,我们来到一个小屋拜访了德国出口商,一阵觥筹交错之后,把我们的故事和发现告诉了他。他非常感兴趣,后来我们听说他开始自己寻找“樱桃公主”最终找到并第一个把它带出了水面。 

在chituta,当你潜到近40m水深出会发现有许多大石头。从这个点开始底部100%有泥土构成,赤兔他的可见度很低,从1m到10m不等。由于附近河流排出大量的沉积物伴随着大雨倾盆,当氤氲笼罩在险峻的岩石湖岸。在这些岩石附近我们可以找到Paracyprichromis nisgripinnis,Cyprichromis Leptosoma和C.zonatus,在开阔水域可以找到Benthochromis.。波马戏珍珠,绿木和荧光绿珍珠,更远一点远离岩石区的泥地上,仍可以碰到荧光绿珍珠,也有Triglach,坦蛇和坦蟹,最后是樱桃公主。有趣的是,泥质基底上能看到大量糖虾一般的坦虾,纵使这非常罕见。著名的向日葵也栖息在这个区域,能在20到40m水深处的岩石生境找到它们。当我们看到樱桃公主,它们纵使各个成体分开几米远。从未看到过幼年的个体,虽然它们可能混在大量停留在泥地上的荧光绿珍珠的小鱼群中。

我们在第二个地方看到樱桃公主纯属运气,当我们在湖面上时引擎坏了,我们被迫划船回到一个小村庄,在那里我们试着雇一些当地人找到回营地的路。因为先前已经历过同样的问题(花费4个小时回营地)我们决定玩乐一下,中途下去浅水,离Cape Chaitika不远处。当我们潜入水中天气多云而且天快黑了。在45到50米的水下,岩石区结束泥质区起始,转变为泥沙混合区大概在60米深处。这种基底成分和chituta不同,表现为能见度提高了。在这个地点,白天在40米深处,没有照明设备我们也能够很容易地看见基底和鱼。只在晚上才看到樱桃公主。完全有可能的是它们只有在晚上才会到浅水区。这个区的樱桃公主要比Chituta的多得多。但是我们只能看到单独行动的个体。能够在那里的开阔水域发现的其他慈鲷有Lamprologus ornatipinnis,“Lamprologus”brevis,幼体cunningtoni和Benthochromis。这个地方也是我第一次看到Synodontis granulosus。在岩石区我们看到40米水深处有Neolamprologus bifasciatus。在以上两个提到的地点,深水出的温度要比水面低一些,而且我们再也没有碰到过更大的差距。

补充Evert的特殊观察,Max Poll 的文章里可以找到一些关于X.N的生态学信息。他大部分的样本都是从深水里抓来的,平均采集深度为60米,其中有一难以置信的最大深度为170m,虽然有些标本从较浅的6到10m谁里抓到。他描述基底大部分由泥沙构成,同时他提出X.N在它的栖息环境里大范围分布而且具体数量很客观。一个长125毫米的个体消化道长达145毫米,里面有泥土和残留的介亚纲动物,桡足类动物和其他无脊椎动物。所有模式组里的标本都在1到5月提到的,基本有些成熟有些未成熟的事实,没能表露出存在具体繁殖季节的迹象。(poll,1951-1956)

水族箱中的观察

樱桃公主属于X属的鱼种专门在沙质或泥质基底觅食。通常慈鲷会有一个进化良好由两条侧线组成的感官系统,不过X属的鱼在尾柄下半部分有第三根侧线。这三条侧线可能是帮助它们侦察捕猎者,这是在没有躲避处的空旷基底的情况下至关重要的能力。腹鳍同样和别的慈鲷长得不一样;外部放射状的鳍骨要比里面的长,不过在X属却恰恰相反(比如内部放射状鳍骨是最长的)。这种设计使鱼在基底停歇成为可能,当抬起身体前端,因此对周遭环境有更好的视角。身体的胸部轮廓几乎平直,嘴巴长在头的下方,使鱼能够不从基底上抬身就进食。

对进食在泥质基底发现的相对细小的食物的适应或仅仅在食物上方斡旋。当你在水族箱里观察樱桃公主,这些都非常明显。它们通常只滤食最上层一毫米的基底,当寻找食物时,滤食是由它们慢慢沿着基底游动伸长上嘴唇从而能突出伸入到基底完成滤食,同时这稳定持续的嘴部动作能使鱼吸入沙子中的沙粒和食物。这些沙粒由嘴或者腮排出,同时任何可以吃的东西都咽下。如果摄取一些在基底表面或几毫米以上的地方的小食物(比如新孵化的蠕虫或冰冻水蚤),它们会采用另一种技巧:不会吸入任何沙子,同样的上嘴唇动作会吸入底部物,当鱼慢慢向前游动。它常常的胸鳍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非常有利,因为如果错过任何碎屑,它会停下来,把它的胸部往前伸,几乎把食物舀进它的嘴里。

所有的X属鱼都是口孵的,不过两种模式都是由基因决定的:双亲口孵,雌雄性各占一部分孵化期;母亲口孵,是仅由雌性孵化卵和养鱼幼仔。

雌雄异型和二色性在双亲孵化的慈鲷上进化较为不明显,但是母亲口孵的鱼种的区别就相当大(比如母的呈银灰色,但公的会有艳丽的体色),前面所述,樱桃公主公母之间区别相对较小,如此以至于使很多人一开始认为(包括我)它是双亲口孵鱼种,当第一个繁殖报告发出时真是这样一个大意外,陈述它为一种母亲口孵的鱼种(loose,2004)这最初的评测已经被确认很多次。只有一种情况下公鱼被报告说会在产卵后迅速变得恼怒和狂躁。

在水族箱里,公鱼会向每只经过的母鱼求爱和展示。他显示出最强烈的色彩表现,当把后半部分身体抬起来时保持所有的鱼鳍张开的状态来吸引母鱼基本上呈45°角倒立。这种低头的姿势也是用来把陈述的母鱼身边的额竞争者赶走。如果母鱼回以展示,他的颜色会更加艳丽。最显著的是,它的咽喉,腹鳍,腮膜会变成黑色。它依旧会在母鱼面前做“倒立”,咽部膨胀上嘴唇伸长直至包住嘴巴,加重深蓝色。这些紫罪臣看起来是为了适应深水的环境,因为蓝色穿透水比其他颜色更深也可能这些鱼栖息的地方只能看到蓝色。别的深水X属鱼种同样有深蓝色嘴唇,比如欧娜缇斯,子嘴唇和荧光绿珍珠,在这些深度。蓝嘴唇貌似在这些鱼种的繁殖仪式中有着重要作用。

然后公鱼开始抖动它的头部使身体猛一抽动,总尝试对着鱼的正面。如果母鱼转身,公鱼会迅速转圈努力面对她。如果公鱼持续够久,母鱼最终会臣服产卵;同时他会回以尽力撑开鱼鳍当她慢慢在基地上移动,扭转肚皮对着公鱼。它们不挖繁殖的巢穴或者坑;夫妻俩直接在沙子上交配没有任何准备。母亲一次会产1到2颗卵然后公鱼会在母鱼进入前迅速授精。这种情景会一直持续到母鱼没有卵。一旦交配停止,公鱼会终止他的职责然后走开,去和别的母鱼碰碰运气。卵很大,不过数量很少。我最多看到的大约是一次15颗卵,不过仅仅只是少数会受精。母亲会带着卵和幼仔相对短的一段时间(从15到21天不等已经报告的说),而且没有更多的哺育表现了。至少小鱼吐出,小鱼大约只有10毫米大小几个月后会长到2到3厘米;这段时间前面所提到的红色斑点会出现。8到9个月以后,这些后代会大约7cm并性成熟。

在chituta抓到的X.N用来水族交易,不过来自位置采集点的个体现在以“火线”的名义出口。观察已饲养的揭示出它们体色的不同是很微弱的(和chututa抓到的鱼相比)他们能更容易因喂食扬色颗粒显色而不是真的显示出个体差异。

饲养  

在水族箱中,樱桃公主是一种非常胆小甚至害羞的慈鲷。它可能会对缸外地动作反应剧烈。对这种X属鱼来说这种反应正常不过;然而别的慈鲷会试图在岩石下面等地方找到遮蔽处,这种沙砾或者泥质栖息的X属鱼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是他们用一种不同的策略:迅速游入深水中以逃脱或者迷惑捕猎者。这种策略不受用于水族箱这样有范围限制的区域会使鱼有撞到玻璃的危险。因此,最好尽可能地防止惊吓这种鱼。因为这最后会导致疾病的可能性和推动力,如果水族箱光线太强,野生捕捉的个体尤其容易受惊吓或者感觉不安。从一开始保持微光,一旦鱼入住另外加光照可以持续逐渐给予。给樱桃公主的水族箱不能太小,因此长度至少在120到130cm,有一个成比例的宽度更好。底部最好铺上一些优质的沙子,一些石头分布在沙子上。这些岩石应该是光滑或经打磨的,没有锋利的边缘会使鱼损坏机体或者大眼睛。由于它们胆小的天性,我选择把樱桃公主单养在一个水族箱内,游速很快或者凶暴的慈鲷会压制它们和它们精细的天性。我混养成功的唯一一种慈鲷是同属的荧光绿珍珠。这两种鱼互补而且没有太多干涉。像在湖中,X.N在水族箱里偏好细小的食物,出了之前提到的刚孵化的卤虫和冰冻水蚤,他们也非常喜欢黑蚊幼虫,喂食薄片他们也会摄取。樱桃公主进食非常慢。这是另外一个需要单养或者同样胆小的鱼一起混养的理由。理想的水化学环境是碱性(ph7.5到9.0),最好高硬度。温度要保持子24°比坦湖别的慈鲷典型饲养温度要低一些。因为在他们生存环境中水温相对稍低。

总结  

我个人发现樱桃公主是坦湖最美丽的慈鲷。野生个体的进口也可能永远很悠闲,因为在深水采集它们并安全转移到水面很困难。所幸的是,越来越多热诚的水族爱好者们已经繁殖了这种具有魅力的慈鲷,保证它们能够让更多人观赏到。由于它极富魅力的外表,细腻的天性和高要求的饲养照顾,它的商业名是在合适不过了,在他的那一类里,它是真正的公主。

用几个为未来研究提出的想法来结束讨论,以上呈现的事实引出了一些精彩的问题:什么是区别不同种“樱桃公主”的标准,是不是只有深入170米才会出现的鱼种?袒护中泥质基底栖息的鱼种通常笨拙,颜色标缀着银白,灰或者棕色。在通常情况下,樱桃公主为什么要装饰红色和黄色是难以解释的,因为这两种颜色在深水是看不到的。它们会到浅层水域繁殖么?

两性间相对微弱的颜色差异在Ectodini族群里母亲口孵者中是特殊的,为什么?仅仅揭开了樱桃公主面纱的一角,仍然留下很多东西等待发现。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三湖 樱桃公主

上一篇:人工天空蓝魔助力脱壳手术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方式 | 版权说明 |
Copyright FISH3000 © 1999 - 2015   京ICP备09021643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165
网站维护:北京鱼跃天下科技有限公司